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小天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栾雅维大妹子,两人的目光刚刚碰撞在一起,看的栾雅维有点不好意思,摸着脸蛋羞涩的问道:“小天哥,我脸上怎么了,怎么一直盯着我看?”

    他小子摸着脑袋嘿嘿一笑说道:“嘿嘿没什么,走。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朝着村里的方向走去,可是走了两步,栾雅维面色慌张的轻轻拽了他两下,指着一旁的玉米杆子堆起来的柴火堆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天哥,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摸着脑袋,仔细的听了听,确定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,只是从荒地里的玉米杆子堆那处传来女人的声音,他小子仔细一听,脑袋中轰隆一声,如同炸雷一般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不是女人跟男人在干那事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?

    他小子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,依旧是拽着自己衣服袖子的栾雅维大妹子,二话没说,拽起她手,快步的沿着夜间的小路上,朝着家中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栾雅维被他小子这么一拽,立刻有点不愿意的说道:“小天哥,你做什么啊,那边到底有没有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那妮子的声音中充满了好奇的同时,十分诧异的看着张小天,此刻,她只是觉得小天哥哥有点不太对劲,好像有什么事情不愿意告诉她一般。

    结果,这妮子说完后,没等张小天回答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妮子一脸不愿意的站在原地,没好气的将拽着她手的张小天的手打掉,嘟囔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小天哥你要是不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就不走了!”

    这下张小天算是没办法了,只能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她的面前,十分尴尬的说道:“没,没什么,刚才的那个声音是有人在田地里干活呢,没事,咱们现在就回去吧,雪涵姐不是还在家里等着喝药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栾雅维大妹子有点不太相信,但是小天哥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雪涵师姐的确是在家里呢,并且这已经到了半夜,上半夜没睡着,总不能让雪涵师姐下半夜也没睡好。

    只见这妮子慢慢的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嗯好吧,但是小天哥,刚才的野地里真没人吗?”

    他小子现在对这妮子已经是完全的无奈了,心想:大半夜的肯定没人,要是有人的话,咋还能背着所有的人在这里干那种事,这种事情都是偷鸡摸狗的,肯定不能让人看到。

    要是光明正大的干那种事,就不是搞破鞋了。

    他小子的心里想着,但是嘴上却是没有说出来,只是憨厚的一笑,拽着栾雅维大妹子的胳膊继续朝着家中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小子便到了家中,在厢房中的药材柜子中拿了两副药,便交给了等在门口处的栾雅维。

    “雅维妹子这个回去熬出来喝了就成了,一天喝两次,一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栾雅维有点怀疑的盯着拎在手中的草药,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:“小天哥,今天晚上你睡在什么地方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