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小天看到黑牡丹李兰英时,顿时脑门上直冒冷汗,心里直叫苦,今天出门肯定是没看黄历,要不然咋能遇到这么个玩意,加上那会在山上还没来得及那啥猛就被她那傻儿子叫回家了,那心里还能不憋火?

    “你给我下来,小天你别躲,婶子这也是为你好,光天化日下,大老爷们的清白都让这个小骚货给毁了,老娘早就看她不是个啥好玩意。”黑牡丹李兰英边骂着边跟在他的身边,你躲我追的,玩开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嫂子,玉凤妹子是跟我上山采草药,被毒蝎子咬伤了,你可不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等到他说完后,黑牡丹李兰英也立刻停下了脚步,有些不相信的眨巴着眼睛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小天,你说的都是真话?”

    “对,啥时候说过假话,还不快点让开,在晚一点就要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他焦急的说完后,趁着黑牡丹李兰英站在那不动时,这才抱着马玉凤如同飞一般的朝自家的院子中飞快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家门口,将马玉凤平躺着放在床上,张寡妇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,急急忙忙的问发生了啥事?

    “嫂子,你先替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了吧,毕竟你是个女人,我这一个大老爷们也不方便。”张小天说着便朝着外面走了出去,边走心里边琢磨,应该准备点什么药。

    以前倒是见过爷爷治疗的村里被毒蛇,毒蝎子咬伤的人,但自从老爷子走了后,村里人也很少上年,所以被咬伤的几乎没有,这还是他在老爷子去世后,第一次给被毒蝎子咬伤的人清理伤口,排毒。

    被毒蛇咬伤的人,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在清理掉毒液后,若是能够找到被什么毒蛇咬伤的,将毒蛇的两颗毒牙拔掉,研成粉末放在伤口上,然后再服用一些草药,很快就能好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这被毒蝎子扎伤的跟被毒蛇咬伤的不同,瞬间便难住了他。

    走到厢房里,突然想起来,这里好像还有老爷子之前留下的药丸子,想到这,精神抖擞的拉开放着各种草药的药柜,轻车熟路的拉开一个抽屉,从里面拿出来一个陶瓷小瓶。

    拔掉上面的红色瓶塞,将里面的药丸倒在手里,谁知道倒了半天,只掉出来了一粒。

    瞬间,他盯着手掌里唯一的一粒黑色的药丸,皱起了眉头,这可咋整,药丸要连续服用七天,才能将身体里的毒液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只剩下这一粒药丸,能不能保住命都说不定呢,这下咋整?

    张小天猛地抱着脑袋蹲在地面上,想怎么办,这时,张寡妇张树花已经将马玉凤上半身的衣服脱了个流干净,坐在屋子里坐等他也不来,右等也不来,最后等的着急了,索性,来厢房找他。

    进门就瞧见,他抱着脑袋蹲在地面上,也不知道想啥呢:“小天,你干啥呢,还不快点进去,嫂子可把玉凤身上的衣服脱了个溜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张小天听完后,愣是没动地,依旧蹲在原地崔头丧气的抱着脑袋,张寡妇有些着急了,催促着说道;“想啥玩意呢,晚一点的话,毒液流的全身都是,玉凤妹子真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“全身”两个字时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,眼前一亮,猛地从地面上蹿了起来,抓着张寡妇两个胳膊,兴奋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嫂子,谢谢你了,现在终于知道咋办了。”张小天说完,在她脸上猛地亲了一口,转身哈哈大笑着离开了厢房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可是亲的张寡妇张树花那叫一个大脸通红,羞涩的摸着刚刚被张小天亲过的地,抿着嘴想了半天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,不行,可不能让张小天肚子跟马玉凤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,更何况,马玉凤还光着身子呢,想到这,飞快的朝着正房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刚刚来开门,就瞧见张小天趴在炕上,正朝着躺在炕上盖着被子的在马玉凤伸手……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