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张小天你这个该天杀的,看老娘不……”马翠花手里举着大棍子,想要继续骂的时候,忽然瞧见了躺在炕上的马晓梅,微微的闭着眼睛,双手如同抱着宝贝一样抱着的一个红彤彤的大尖辣椒,小脸蛋通红的闭着眼睛,嘴唇被辣椒辣的就跟挂着两根香肠一样,但是却一脸满足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张小天则是盘着腿坐在炕上,正盯着她笑呵呵的说着:“睡吧,睡醒了就没事了。”说着的同时,还起身给马晓梅的身上盖过去被子。

    谁想到一转身便看到马翠花手中举着棍子正站在门口,那架势就是要将他大卸八块,生吞活剥一般。

    “婶子,你咋还进来了呢,肯定是担心我晓梅妹子,放心吧,已经没事了。”说着便从炕上起身,边穿鞋边问道:“拿着棍子干啥,一根黄瓜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小天这话说的马翠花那磨盘一样的大脸盘子,顿时红的跟猴屁股一样,尴尬的笑着,将手里的棍子,放在身后靠在墙根上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说啥呢,婶子咋还听不懂了呢,小梅她没事了吧?”说这个的时候,马翠花的脸上这才展露出了母爱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了,醒了给她点吃的就行了,过两天才能继续吃药,婶子,剩下的药给我吧,我给小梅妹子换换,看来这药不行。”

    张小天说着也跟在马翠花的后面,朝着屋子外走去,后者边走边说:“婶子估摸那药不咋好喝,这不是放了点蜂蜜,天太热怕坏了,弄到井了冰着了。”

    马翠花在说话的同时,也就已经到了自家的水井边上,可是往那一看不要紧,只见在水井边上放着一个空罐头瓶子,便是猛地一拍大腿带着哭腔骂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该天杀的,吃了我的药啊。”

    刚骂完便想起了村长马大头就喜欢到井边喝凉水,该不会是让他给喝了吧?

    “小天,药没了,该不会是让你大头叔给喝了吧?!”

    她的脸色变得煞白,想着村长那瘪犊子玩意,喝了那药要是跟晓梅一样,咋整,而且刚才还在院子里乱溜达,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,也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张小天一听,脑袋瞬间轰隆一声,要是真的让村长马大头给喝了的话,按照时间计算,药效估计也该发作了,可是这也找不到个人,该不会又去祸害村里的娘们了吧?那自己可就是真的作孽了。

    于是急忙说道:“婶子,你在家照顾好我妹子,我这就去找找我大头叔。”

    马翠花焦急的看着他转身向院子外走去,气的急忙跺脚,想要跟出去看看到底咋回事,但是又担心马晓梅,不解恨的骂了两句,心想那瘪犊子玩意待会回来,看老娘怎么收拾他。

    可是这时,张小天已经沿着村里的路,摸着黑开始找村长马大头,走到小河边的时候,听到芦苇荡里,传来的狗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特娘的,春天都过了,咋还犯春呢,狗东西就知道整天翘着狗玩意干母.狗,正好死回去炖狗肉!”

    说着,便朝着那边的芦苇荡中凑了过去,扒开芦苇荡朝里面望去,顿时傻眼了!

    只见村长马大头的裤子在脚脖子上的挂着,正跪在地上,双手死死的将一只狗按在地上……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