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立刻转身一把将黑牡丹李兰英拦住,这么一转身不要紧,谁知道刚好一把将黑牡丹李兰英抱在了怀里,顿时黑牡丹李兰英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小天啊,你可想明白了,咋着急了呢,放心婶子是你的,别这么用力,毕竟人家也是细皮嫩肉的呐。”

    黑牡丹李兰英娇滴滴的说着,一个劲的往张小天的怀里钻,顿时他那头顶上一群乌鸦飞过,不由的将脑袋朝着外面的扯着,现在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咋就脖子这么短,要是跟长颈鹿一样就行了,真是绞尽了脑汁的想将黑玫瑰李兰英推开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娘们就跟狗皮膏药一样,粘上就下不来,不过,如果刚才不这样做的话,这娘们早就掀开门帘走进屋子里去了,只希望在屋子里的马翠花此时此刻啥都没干。

    “小天别不好意思的,正好婶子有点不舒服,哎呦,快点扶着婶子,咋脑袋还晕了呢……”这娘们说着身子一软,朝他怀里摔倒,黝黑的手放在额头上做出了一个摔倒的姿势。

    此刻屋子中的马翠花,早就已经是原本半躺在在炕上翻来覆去的摆出各种姿势,谁知道正当她找到了一个自以为不错,充满诱惑姿势的时候,谁知道竟然从门外传来了黑牡丹李兰英的声音。

    气的马翠花顿时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,边摔着边没好气的往身上套衣服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什么时候来不好,就偏偏这时候来,骚娘们,肯定是看上小天了,不行,说啥都不能让黑牡丹李兰英得逞,露在外面的都那么黑,谁知道里面的是不是更黑,哪里能比的过老娘,老娘可是要啥有啥!”

    马翠花这娘们心里嘟囔着,手上可是没闲着,掀开窗帘扒着窗户朝着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黑牡丹在佯装晕倒后,张小天实在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将她连拖带拽的,朝着屋子中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屋子里后,朝着马翠花不停的眨巴眼睛,那马翠花是啥样的人,整天在小卖部跟一群娘们,一群老爷们侃大山,立刻会意了张小天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不是给我家晓梅拿药去了,她家兰英妹子这是咋地了?来,快点放在炕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站在了张小天的身边,还不忘在他结实的屁股上,轻轻的捏了两下。

    瞬间,吓得张小天打了个激灵,将怀中的黑牡丹李兰英,往炕上猛的一扔。

    疼的李兰英顿时从炕上蹦了起来,摸着屁股,瞪着眼睛,刚想没好气的发飙,转念一想,要是自己现在喊他的话,那岂不是影响了,刚在他心里树立的温柔娇滴滴的模样,随即将手轻轻的扶着额头,一副娇滴滴的样子,正想说话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瞄到站在门口插着腰,抱着胳膊,有一眼没一眼,翻着白眼没好气的盯着她的马翠花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发脾气的,李兰英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,这娘们来找张小天的目的,肯定跟自己一样,但是呢,面子上还不能过不去,这种事要是说出去以后还咋见人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不是村长夫人吗,咋有时间到我们这些小家小户里来了,刚才听你说小梅咋地了?”

    马翠花面带笑意,心里却是早救已经对这娘们恨得牙根都痒痒了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这不是有咱小天吗,早就好了,这不是过来拿点药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这两女人说话的时候,脸上看不出什么,可是这眼神早就已经一路闪电带火花了,恨不得分分钟的将对方给劈死!

    张小天站在一旁,觉得要是继续站在这两个女人的中间,没准一会就被这两个娘们的眼神杀死了!

    “那啥,婶子,你不是不舒服吗,快点躺下休息一会,一会了我给你瞧瞧到底是咋回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兰英笑眯眯的瞧着马翠花投过去个挑衅的眼神,气的马翠花差点蹦起来,被张小天急忙拉住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婶子给你药,那啥,晚上我过去再给小梅瞧瞧,到底是咋回事,可不能总是这样,也不是回事,不是?”

    边说着边使眼色的将马翠花朝着外面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翠花心里虽然是一肚子的气,但是被张小天这么一推,消了点气的说道:“好吧,那啥,晚上你过去给瞧瞧,婶子,在家里等你啊,婶子可告诉你啊,少给老娘往别的娘们身上打主意。”

    这娘们翻着眼皮子说完,扭着腰,从张小天家中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小天这才叹了口气,终于打发走了这个娘们,边扭头朝屋子里走,边想着屋子里还特娘的剩下个娘们!

    等到他回到屋子里,立刻傻眼了,这他娘的哪里是来看病的,是来千里送上炕的吧?

    看来还真是要在这个山沟里待的时间长了,一身的清白都特娘的被毁了!

    只见黑牡丹李兰英此刻正撅着大腚,扒着窗户朝着院子里看着,这也就算了,竟然还是特娘的露出一大片的红色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