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马晓梅一听张小天要让她转过身去,顿时就有些不愿意了,强忍着痛楚:“娘,你们也相信一个野医生!”

    别看张小天这人平时吊儿郎当的,但是心中绝对是无比的尊敬自己的爷爷,一听马晓梅这话,顿时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“爱请谁请谁去,老子还不看了!”背着手朝门外就走,没有丝毫要继续留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村长马大头跟村长媳妇马翠花一看,急眼了,这可怎么办,其实自从张小天的爷爷去世后,便没人找他看病,有个头疼脑热的忍忍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被马晓梅这么一说,心里也有点打鼓,这小子到底行不行,不过,张小天爷爷的医术的确是了得,那可是附近出了名的神医张大手啊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将,张小天跟在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,耳渲目染的,就算是个榆木疙瘩,也都能熏出来一身的药味,更何况还是个人呢。

    于是,村长马大头愣是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:“小天,你就看吧!你叔相信你手艺!”

    得了,这话一出,马晓梅的脸色顿时变了,想说什么又碍于自己爹那眼神,只能咽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有了村长马大头这句话,可是乐坏了张小天,心想:现在落到老子手里了吧,那时候上学,我不就是憋急眼了,在路边撒了泡尿吗,结果被你吓得我那小兄弟躲在裤裆里耷了了好几年,都不敢抬起头来见人,看今天老子怎么收拾你。

    “大头叔,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。”

    张小天表面上表现的有些不情愿,实际上心里早就已经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这下可是苦了马晓梅,只见她在马大头跟马翠花警告的眼神下,不情愿的转身平躺在炕上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了!”谁知道张小天竟突如其来的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顿时,三人的眼神立刻变了,马翠花惊讶的瞪着一对桃花眼:“小天,你,你刚才说啥?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毛都没长齐,胆肥了你啊,打主意都特娘的打到我闺女身上来了?”

    村长马大头说着,脑袋跟拨浪鼓一样来回的晃着,气呼呼的在屋子里来回的找家伙事。

    这时,张小天才反应过来,摆手解释道:“不,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想掀开衣服,我给看看到底啥地方难受。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心中暗想:给老子等着,惦记上你姑娘咋地了,老子不仅仅是惦记你姑娘,还惦记上你女人了,早晚把这两女人都收拾老实咯,让你也知道知道啥叫脑袋上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!

    听了张小天这话,村长马大头跟马翠花脸上的表情这才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倒是马晓梅一百个不愿意的将衣服掀开,露出羊脂玉凝一般的小肚皮,看的他有些心猿意马的。

    不禁暗叹,真是女大十八变,记得上初中那会,胸脯子上还是平平的,现在都变得该凸的地方凸,该凹的地方凹,别看是平躺着,那也是前面凸,后面翘,中间细,加上两条交叉白皙粉.嫩的大长腿,略显有些紧张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