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郁堇离定睛一看,这不就是自己盛放玉佩和地图的锦囊么?可是怎么会在师父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却也明白了,大约是在为自己治伤的时候所为。

    “拿好。很不错,快要成功了。”南宫无霖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郁堇离受宠若惊,因为她知道师父鲜少夸人的。

    她把东西接过来重新放好,便忍不住道:“师父,戟山古墓内藏得究竟是什么呢?宫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真是只是一盏灯吗?”

    郁堇离这一年内虽然一直在找玉佩及地图,如今虽成就斐然,但却始终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宝贝,引得天下英雄竞折腰。

    南宫无霖沉然良久,才终于缓缓开口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呐……”

    传言,戟山是传说中上古老部落戟国显赫皇族所下葬的地方,那是一个超级大墓,据说甚至已经将整个山脉的地下都给掏空了。

    那么自然,里面的宝贝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其中最著名的当属“宫灯”。

    但,由于传说年代久远,外加人们口耳相传,渐渐的许多信息失传或者早已变了味道,那么难度也就越发增加。

    基本上现在的了,能知道的,也就只剩下那么一个名字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东西究竟是一盏灯还是某个神秘物件的代名词,亦或者是某个墓穴便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郁堇离听罢后着实为难,她原以为师父会知道的更多呢,但若仅凭眼下的这些信息,即便是自己到时候真正能进入到那古墓之中,又该去如何去找呢?

    到时候岂不是犹如那无头的苍蝇般,到处乱飞,却就是找不到出路呢?

    且目光关于里面的东西可谓是一无所知,万一进去后发现凶险异常,待那日哪里还有过多的时间去寻找呢?

    南宫无霖听罢后久久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也罢,为师这便让人尽快去打探,争取在你进去之前能收集更多的消息。至于眼下,你则是要尽快找到最后两片,一定要抓紧时间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郁堇离沉沉点头,但心中却产生了疑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师父为何心心念念要得到那尚不可知的东西,莫非是有什么目的?还是其他什么原因!

    不过,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无论那是什么,等一旦被找到,便都与自己无关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休养了两日之后,郁堇离便重新出发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身体并没有好到哪里去,不过这病是养不起了,时间紧迫,再继续养下去只怕连时间都给错过了。

    当然,南宫玄与萧辰皆是不同意的,不过反对无效。

    依郁堇离目前的状况,压根骑不了马。为此她便弄了辆马车,里面铺上了厚厚的毯子,就连墙壁上也都加了,毕竟她的身体太虚了。

    而既方便赶路也养伤,只是速度会稍慢一些,不过却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据消息说,最后两张地图碎片还在西赫,那么郁堇离就算是有一百个不情愿却也得重新上路了。

    咬咬牙,再坚持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这就好似赶路,九成都走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成就能到达目的地了,事已至此又岂有轻言放弃一说?

    但萧辰却险些没被气死,他真的有种想要直接把她打昏带走的冲动,身体都这样了,居然还去,是不是非得折腾死了才能消停?

    不过他吼归吼,郁堇离只当是左耳进右耳出了,依然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还好,崇阳宫距离西赫并不算太远,至少不用像之前在东武那样长途跋涉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向西走去…

    但郁堇离身上的伤却并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更何况这般重创的她?倘若时间允许,郁堇离的这样的伤至少得养伤半年才能无恙。

    不过,她没这福气。

    路上颠簸,刚刚愈合的伤口都被撕裂开了口子,汩汩鲜血直流,疼得郁堇离呲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同马车的朱儿外,她愣是没让任何人知道。毕竟就算是告诉大家了也没什么用处,伤口也不会就此恢复,反倒是让人跟着担忧。

    朱儿见状心疼的直落泪,恨不得那伤口在自己身上,至少主子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呀!

    当然,朱儿更恨自己那晚为什么睡得那么死呢,居然连有人下迷药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郁堇离每每听完她的懊恼便摇头:“真是个傻丫头,别人都是越活越成熟,你倒好,反过来了,跟小孩子似得。”

    朱儿笑,可是眼底却尽带着苦涩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走走停停,两日后停在一客栈休息。

    郁堇离如今看到客栈这种字眼儿的都觉得心里发憷,那日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,是真的留下阴影了…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