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当初陆惜语做了那么多事儿,如果她真如谣言所说没有元素之力,那当初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虽然现在看起来陆惜语没有元素之力,和普通人一样,可以前不也是看不出她有实力么?但照样有本事。

    所以,谣言被镇压的时候,这些人联想起曾经的往事,也就觉得这寒王妃是在藏拙,实际上她很厉害,只是不屑表现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还有个原因,就是寒王妃也是西大陆的墨家少夫人,是千叶家家主的女儿,如果没有实力,又怎么会被西大陆的人认可呢?

    经过这一番谣言风波,谁也没有想到,陆惜语在东大陆人们的心中,更加的神化了!这算是意外之喜吧。

    寒王府的低下牢狱中,几十个人被绑在地上,西大陆的武士们更是一点都没客气,直接封住了他们的元素之力。

    墨寒风来之前就想到了可能会有这么一天,带来的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就是为了能轻易的制服他们。

    最厉害的尉迟蝴佳,也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道能量波动够厚,牢狱中顿时烛火通明起来,陆惜语和点点站在墨寒风身后一点的位置,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些人。

    尉迟蝴佳适应了下明亮的光线,仰头就看见三人的模样,瞬时脸色白了几分,“墨少主,墨少夫人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尉迟蝴佳,以往看在魏家和尉迟家的旧情面上,任由你胡作非为,你做过的那些事情,别以为没人知道。”墨寒风的声音清冷,没有一丝温度,眼睛却看向尉迟蝴佳身后的那些人,“如今,你更是将手伸到东大陆和不该伸到的地方!”

    尉迟蝴佳抖了抖身子,她的内心里,对墨寒风还是很畏惧的,可是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“不该伸到?”尉迟蝴佳不甘心的说道,“凭什么不可以?纳兰陌都能做的事情,为什么我不能做?你们能给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保护,能给她想要的选择,甚至她都可以来东大陆,为什么我就不可以?”

    墨寒风低垂下眼,“为什么?纳兰陌尚且知道悬崖勒马,而你,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

    尉迟蝴佳倒吸一口气,原来他们竟这么认为她?

    “可纳兰家是墨家的死敌!”尉迟蝴佳更不甘心了,“我们两家没有任何过节,为什么我不能追求我想要的!”

    “愚蠢的女人!”点点冷笑道,“企图想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还觉得自己理所当然了么?纳兰陌最终知道什么是自己不能碰的,而你,从来都不知道!我想两,魏少主如果还在,他也不会再要你这样虚荣恶心的女人!”

    纳兰陌和尉迟蝴佳都有过一个相同的想法,就是对墨寒风动了心思,但前者知道那不是她能企及的,后者却完全没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点点是千叶泽带回千叶家的,这么多年虽然被千叶家宠着护着,她也明白,很大的一部分成分,是因为千叶敬觉得她和陆惜语的年纪差不多大,如果丹娘和他有孩子的话,应该差不多是这样。

    因此,点点被宠着护着的同时,她有自知之明,她清楚自己的地位和本分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”尉迟蝴佳沉默了片刻,终是大笑着,“愚蠢?虚荣恶心?是又怎样?我要我想要的,有什么错?西大陆容不下我,我来东大陆有什么错?陆惜语!你就是个废物!你这样的女人凭什么能做墨家的少夫人?你!不配!”

    陆惜语仿若没听见她说的话一样,表情仍旧淡然自若,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如此,执迷不悟!”点点头一转,再不废话了,既然尉迟蝴佳说出这样的话,墨寒风想留她一命的心也没了,顾忌她的下场不会是一般的惨。

    “不是西大陆容不下你,你想要的,和你来东大陆都没有错。”陆惜语叹了口气,终究还是开了口,“你是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一者,你不该抛弃魏少主一个人逃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尉迟蝴佳惊恐的看向陆惜语,她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陆惜语靠在墨寒风的身上,这么站着有点累了,不过下面的话,还是说了,即使让人死,也要让她死个明白不是?

    “你以为墨家派去营救的人都是傻的么?那点破绽都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魏家少主表面上的确是为了保护尉迟蝴佳死的,但尉迟蝴佳只要愿意和他并肩作战,完全可以拼到墨家赶到,但是尉迟蝴佳没有,她为了自己的性命,主动抛弃了魏少主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