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此话出,众人惊。

    黎裳儿也意识到自己方才言语的大胆突兀,她连忙摇头,想说却又不能说,急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黎寅候以为裳儿又在找茬,他的脸色很难看低声呵斥道:“裳儿,不许胡闹,你若不想吃饭,大可先回房间。”

    知女莫如母,倒是娄氏发现自家女儿的不对劲,低声问:“裳儿,你是不是想要说什么?

    但黎裳儿却使劲摇头,此刻她心中那个焦急啊,忽得脑中灵光一现冲着那桌子快步而去!

    她想要将饭菜摧毁,来个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不过想象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惊异中,在黎裳儿的手即将要靠近桌子的那一瞬间,没人看到郁堇离怎么出手的,待回过神来她就已经稳稳抓住那只手了。

    “裳儿!你在做什么!”黎寅候恼羞成怒,被气得身体直抖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这么着急做什么,坐下来慢慢吃嘛。”郁堇离缓缓开口,言语中带着几分的嘲讽。

    黎裳儿的路彻底被堵死了,她看着已经拿起筷子的自家爹娘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但却就在这时脑中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,正欲开口。

    却就在这时郁堇离的声音淡淡响起:“饭菜里有毒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啥!”

    霎时黎寅候的面色煞白,手中的筷子都被吓掉了。娄氏及刚才跟来的一众丫鬟、家丁们亦然。

    娄氏反应很快,接着就笑了起来:“郁姑娘这是在开玩笑了,府中下人做的饭菜又怎会有毒呢。”

    显然那些人也不信,闻言也都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朱儿有些生气了,明明是大实话却没人听。

    但郁堇离面色依旧淡然:“不信没关系,吃一口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霎时所有人的笑意僵在了脸上,面面相觑竟不知该如何作答。因为看郁堇离的脸色无半分玩笑之意,饶是不信也信上三分了。

    “黎夫人请吧。”郁堇离道。

    “额,这个嘛,我还是相信郁姑娘的。”娄氏讪讪道。

    待娄氏让人用银针一试,果然…

    她霎时面色一变大怒道:“去把厨房管事给我叫来,倒是要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郁堇离倒也不再多言,倒是要看看他们会给出个什么交代来。

    很快,那厨房管事就被叫来,显然他还并不知此事。听完后也是一脸的惊愕,接着今个儿厨房内所有参与做饭的下人们全都被传来。

    黎阳候深知此事兹大,所以亲自审讯。

    所以郁堇离只看到随着案情进展,黎裳儿的脸色是越来越沉,那双拿着帕子的手攥的是越来越紧…

    事情倒也不难查,今个儿一上午的时间饭菜由那些人经手制作,此外又有什么人来过。很快的就直指黎裳儿身边的贴身丫头小玉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黎寅候与娄氏算是回过神来了,也明白为何之前裳儿的反应那般异常。不过已经晚了…

    夫妻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从彼此的眸中看到了深意。

    “大胆奴婢,敢谋害沁公主的恩人,连累整个黎府跟着你蒙羞。来人呐,拉出去乱棍打死!”黎寅候怒声道。

    眼看着有家丁来拉人,郁堇离才缓缓开口:“慢着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