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看见地板上浸染了大片殷红鲜血,小溪似得汩汩流着,空气中充斥着刺鼻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她看到嗜血的御林军们正在发了疯似得屠杀无辜而又可怜的宫人们,一只只喷着血的头颅滚滚落下,像是皮球似得在地上来回咕噜滚动着…

    这些都是伺候了她三年的忠实仆人,却就这样甚至来不及哀嚎就送了命,瞪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,死不瞑目!

    她透过远远高大宏伟的宫门看到站在遥远处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双手负立于后,明黄色的龙袍随风猎猎而动,宛如天神般的站在那群冷蓝色铁甲之中。天生高贵而英俊的他还是那样的迷人,他剑眉横竖冷漠近乎绝情的望着这边,眼底抹过厌恶和快感。

    “宫人杀无赦!黎妃贬庶人即刻驱逐出宫!”

    他薄唇轻启,在这一刻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,凌冽的声音清冷如冰,哪里还有曾经的甜言蜜语、海誓山盟?

    那样的他,她从未见过,仿佛一夜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霎时,那群杀疯了的御林军更加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一刻钟不到,偌大的夕颜殿已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!近百名宫女、太监全部丧命!

    她瘫坐在地上呆呆的望着,觉得这一刻仿若世界到了末日。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,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,男人啊,终究信不得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初进宫时姑妈意味深长的那句话,可惜当时情窦初开,一头扎进了他精心布下的天罗地网……

    “主子,主子!您快醒醒,醒醒!”

    一道殷切又带着关怀的声音传来,一会觉得近在耳边一会却又觉得远在天涯。

    郁堇离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,入眼是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,上面挂着浓浓担忧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又做恶梦了。奴婢担忧所以才…”朱儿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她起身,揉了揉隐隐犯疼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朱儿快速端来沏好的安神茶,这是师父亲自配制的能削减主子噩梦的特制茶。只是现在似乎效果渐微,看来等有时间还得找他老人家去求一副了新茶药。

    喝了几盏茶后,郁堇离才勉强压住那种隐隐作呕的不适感,低声问:“东西可收拾妥当?”

    朱儿接过茶盏的手微微一顿,下意识的咬了咬唇低声问:“主子,您当真想要要再次踏入那是非之地,毕竟九死一生才逃出来有今日的安稳呐!”

    郁堇离的面色沉了沉,从床上慢慢走下来淡淡道:“正是如此才要回去,那些欠我的人逍遥的时间也不短了,是时候偿还了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梳妆台前,望着镜中那个面无表情脸色苍白的女子,一时恍然。曾经,她也笑靥如花、天真烂漫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朱儿欲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,此事若不了结,我这噩梦和心魔就永远除不了!”她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果决,目光透过铜镜似乎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…

    侍奉了她五年的朱儿又何尝不了解呢?只能无奈却又不死心问:“那玄公子回来若发现您不在了,只怕…”

    郁堇离的面色微微一变,但旋即恢复淡淡道:“即便他生气我也定要去,你且去收拾,今晚出发!”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