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正好骑着马即将要经过郁堇离的黎寅候和他的儿子黎达,也因为郁堇离险些没跌倒的动作而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毕竟男人对于女人,尤其是漂亮女人总是不由自主的多看上几眼。只是…

    当黎寅候看到那女子的身影后,他的身体微微一颤,双眸瞬间瞪得老大。这身形为何觉得有些熟悉呢?

    郁堇离毕竟是有武功的人,还不至于出丑,很快定住了身体。但有些话,不是不想听就能屏蔽的,那如苍蝇般的令人厌恶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“喔,也对,算了,就便宜他们吧。母亲,你说皇上他会喜欢我吗?那么会不会因为黎芙儿那个贱人的原因迁怒与我,那到时候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会,若皇上当真厌恶你又为何选你入宫呢。毕竟当时他也并不是不知道你是谁。傻孩子…”

    郁堇离听着母女两个窃窃私语,她只觉周身颤栗。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明白自己当初的眼睛是有多瞎,竟然天真的以为这对母女是好人!

    纤手自地上吸入四枚石子,而后冲着车前缓步行走马儿们的脖颈上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霎时,整个世界天翻地覆!

    “啊!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!这马是疯了么?”车内传来娄氏与黎裳儿破音的尖叫声,仿佛天都塌了。

    四匹失了控的马像是疯了似得乱冲,有向前的,向左的、向右的!总之,场面一片混乱失控。

    而那可怜的马车则是被各种力道带的胡乱摇摆,里面的人更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啊!这,车夫,快啊!”

    黎寅候与黎达皆被眼前这突然情况给惊住了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明明刚才还好端端的呢!

    但是此刻车夫根本控制不住混乱的场面了,他费力的去制止,但这些平时温顺的马今天却就像是发了疯似得,根本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车夫的额头上就沁出大滴大滴的汗珠。有几颗没入眼睛,他连忙去擦,但这一松手不要紧,整个人直接被颠下去了。

    黎寅候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,冲着马车后面跟着的那群保镖们怒喝道:“快,还不过来想办法,一群废物!养你们是吃干饭的么?”

    不过那些人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,就在这时失控了马彻底挣断了缰绳,撒蹄子向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可怜那辆已接近残破的马车,失去马这边的平衡后,直接就栽倒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一群保镖们的帮助下,费了好大劲才将被埋在车里的娄氏和黎裳儿给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两人哪里还有出门时的光鲜亮丽、雍容华贵大方呢?头发乱糟糟的,衣服也被划破了几处,甚至黎裳儿的头上还被磕的肿了好几个包,看起来可怜而又狼狈。

    郁堇离淡淡望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眼底连半分的波澜都没有,带着朱儿继续向前走。看来今日这坟是上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父亲,这就是咱们家花重金买的马车吗!”黎裳儿长这么大还从未如此狼狈,整个人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但她的目光忽得一瞥,看到了旁边正欲离开的郁堇离两人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